ag轮盘输死了【里约奥运会女排小组赛】中国女排遭美国逆转 以小组排名第4晋级 约奥运从小家庭贫困-盐城教育网

ag轮盘输死了:这宗庆侯45年生人,约奥运从小家庭贫困,约奥运解放后在上完了初中之后,就到了农场去晒盐补贴家用,后来到了33岁才回到了家乡杭洲成为了一个工农学校的校办纸箱厂的推销员,而这时候已经是1978年了!

后来几年间更是在各种小型国有企业里面当业务员,好不容易在86年成为了杭洲某个区的校办企业的业务部经历之后,这宗庆侯把全家的家底拿了出来,承包下来了那个小小的作坊一般的校办工厂。

结果过了两年,到了8-9年,这个没名气的校办工厂就变成了杭洲哇哈哈健康食品厂,再过了两年就变成了杭洲哇哈哈集团有限公司!

虽然看起来这哇哈哈的起飞好像是一路顺风,但是这里面也有很多不为人所知的艰辛――刚承包校办工厂的时候,企业又穷又小,什么都没有,中午十来个人蒸饭吃,还得被校方别的后勤人员甩白眼,好像用了他们的蒸汽就是偷他们的钱似的!

是的。

如果说他贾鸿渐一个人像是演独角戏一样的在台上说了一大通,女排小组赛下面的人什么反应都没有,女排小组赛这不是比什么都打击人么?

哪怕是对方站出来反对,那起码证明对方还真的听了,还按照贾鸿渐想的内容去思考了,而不是完全当了耳旁风!

如果真当了耳旁风,中国女排遭那就是他贾鸿渐huā了大力气弄了一个培训会,中国女排遭huā了大力气把大家整合到了一起,结果弄到最后其实大家还是自己按照自己以前的经验做,那对贾鸿渐的计划简直就是最大的打击!

美国逆转************************************************************************在赵厂长和高永奇不知道是无意配合之下,小组排名第很快天京感光厂和辽远胶片厂的人都敞开了心扉,小组排名第有个别人开始表达对贾鸿渐预测的不信任。

而更多人看到了贾鸿渐好像真没有生气的样子,觉得法不责众的“沉默的大多数”也开始加入了表示不信任的行列。

对此景象贾鸿渐挺开心的晋级他笑着说道晋级“这样吧,咱们打赌怎么样?

放心,不要钱,要钱了估计警察叔叔得把咱们都抓走,咱们……就来行为赌局,要是我输了呢,我就在咱们公司门口唱国歌,连唱三遍。

要是有咱们在场的同志到时候在外地,那我就拍成录像带给你们发过去看,好吧?

”。

贾鸿渐这样的一个赌局引起了全场人的兴趣,约奥运本来在这个年代里,约奥运大家平常很少有娱乐,所以在场的很多人其实平常都会聚在一起打打麻将什么的。

打的也不多,一台一毛三毛的,打一个下午输也就是输个三五块,了不起十块八块的。

这对两三百工资的工人们来说,是非常“实惠”的娱乐了。

如果贾鸿渐说要赌钱的话,那大家可能还会比较犹豫,但是如果说赌唱歌什么的,那就是单纯的娱乐了啊!

“同样,女排小组赛如果大家输了,女排小组赛那大家全体到各自的厂门口,一起给我连唱3遍国歌,然后拍录像带给我看,行吧?

”贾鸿渐下套道,他话音刚落,就听着全场的代表们纷纷笑着“行!

”。

其实贾鸿渐本来很想用另外一个赌注的――比如说如果要是他输了,中国女排遭那他就跑到上沪的闹市区去裸奔半小时。

如果在场的大家输了么……那大家一起去裸奔半小时!

中国女排遭这个原本的赌注充分的显示出来了贾鸿渐的混蛋本色――这货明明就是个重生者,仗着自己知道未来的动态,居然这么坑人!

“行,美国逆转那就说好了。

大家都把这个赌局给记住了,美国逆转十年二十年之后要是我赢了我可是要上门要录像带的!

”贾鸿渐刚说到这里的时候。

就听着会议室的门被敲响,然后门口出现了一个娇美的高挑人妻。

8-9年3月份被分配过去之后,小组排名第段咏平告诉自己,小组排名第这是知识干部到位后下基层的一个必要步骤,就像是大学生被分配进了工厂,总是要先下基层工作个半年一年的,对基层了解了之后才能变身成为技术员一样。

在到了这个破厂之后,段咏平调研了一下市场,发现市场上有很多走私的任天堂游戏机。

这种游戏机居然就在全国各地的正规国有商场里面卖!

这些游戏机的外壳包装上明明白白的都是日文,甚至连说明书上一个中文都没有!

这明明白白的走私货怎么能这么光明正大的卖呢?

居然还能开发票?

看到了这场景之后晋级虽然贵为硕士晋级但是段咏平还是决定仿制一下,于是到了91年终于仿制出来了游戏机的时候,那个亏损200多万元的小破厂子摇身一变,成为了传说中的“小霸王”!

在小霸王上市了之后,大卖是肯定的,在接下来的三年里面段咏平为了防止被日本的任天堂告,同时为了规避开家长们对孩子们玩游戏的厌恶。

把游戏机一变身,成为了传说中的“小霸王学习机”!

在这小霸王学习机的“你拍一,约奥运我拍一……”的拍手歌广告中,约奥运以前这个钟山宜化厂下面的小破厂居然成为了全国最知名的电子企业!

这小霸王学习机的市场份额最高的时候。

居然在市场上占据了80%的份额,就他们一个企业的一个产品!

甚至段咏平还拍板用了几百万人民币请来了港港的武打明星程龙,请程龙在电视上给这小霸王学习机做广告!

在央视上播放的这个广告,在程龙口中的“同是天下父母心,望子成龙小霸王”更是让小霸王这三个字走进了千家万户!

在这段咏平想着要辞职的时候,女排小组赛本来那个6年前的亏损200万元的小破厂,女排小组赛经过了他段某人6年的带领。

–记住哦!

已经成为了光品牌估价就5亿元的明星企业!

有着这样成绩的段咏平觉得,自己怎么也该调到集团高层了吧?

不过集团高层不知道是怎么,就是硬要把段咏平给扔在这小霸王的厂子里面。

“ok,那不让我升职,不让我参与掌控十几亿几十亿的企业,那起码得给我为你们奋斗6年的报酬吧?

我把一个亏损200万的企业做到现在这个地步,你们不说把厂子全给我,起码给我个30%的股份吧?

这要求不高吧?

要吃母鸡下的鸡蛋。

起码也要给母鸡喂饲料吧?

”段咏平的这番要求,中国女排遭在21世纪的人看来非常的合理,中国女排遭他把自己的全部热情、智慧都投给了那亏损的、理论上是国有企业的小破厂里。

现在6年过去了,小破厂全国知名了,除了工资和奖金以外怎么都得给他点好处吧?

不然谁有这个积极性来帮国企干活?